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品推荐

浏览历史

© 2005-2017 昨天父亲和村子里西头的几个叔叔去彬县了回来后很高兴给我说彬县的路修得很宽敞平稳,车子经过的村镇路的两边还种着好看的花。我这才知道父亲也是喜欢外面笔直的马路好看的风景。可惜的是他这一辈子我很小的时候他去过店头拉煤,那个年头村子青壮劳力搞副业的地方。还去陕西给人碾场当麦客子。后来上小学的时候父亲去过嘉峪关在工地上干活,再来后去石家庄修桥前两年还去陕西的定边干活。可气得是陕西定边干活的钱现在还没有给,那个包工头好像是南塬的人叫胡小平。按理来说我应该好好调查一下,写一篇文章追溯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是谁拖欠了父亲那五千元的血汗钱,可是我没有做只有母亲经常唠叨嫌弃几句。这件事上包括上一次父亲给人干活收到了假钱,我很想声张几句但我的呼声是苍白的,就是我写了文章事情也不会解决。我不是食肉者我手里的笔单薄就像刚刚学步的孩童,虽有勇气但随时都会摔倒。当然还有个直接的办法打架。这个我更不行要不然大学体育不可能天天挂课。我目前能做的就是用流水帐式的笔调把这些事情记录下来,不管明天怎样这就是父亲的人生真真切切的人生。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